跨年前半小時的歲末年終的一通電話,
一句「說不定我等一下會殺到妳家,但只是說不定」
證明我還是很傻。


傻到心跳加速,
傻到洗了好快的一個澡。
傻到擔心換了睡衣會來不及下樓,
傻到一邊洗澡一邊跟自己說:「如果真的來,我要問清楚」
卻一邊罵自己說:「妳神經病!明明就很清楚妳還要問什麼」
傻到我緊張地等了好久好久。

等到好晚好晚
我好累好累,
好傻好傻的我才相信原來你的說不定真的只是個說不定。


隔天又打了電話要跟我一起去上班,
回補習班看看很久沒看的很多人。
說要騎車載我,又變成我和你一起慢慢走。
不到十五分鐘的路途,突然發現我笨的可以。

你的腳步好大,我走的好急。
我總是走在你右頭,車來了也只能乖乖自己躲。
你說的都是學校、未來、研究所,
我嘴裡回應心裡盤算為什麼你從不問問我。

發現那個最傻的人原來是我。

但是發現之後突然海闊天空。
我不知道在空想什麼。


這個好傻好傻的我,真的該回頭。
我不值一顧,所以你從不等候。
你的步伐太大,我跟不上就讓你走。

我只想說好傻好傻的我,
傻最後一次就夠!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