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2007年第一天到第二天的生活。
尤其昨天失眠的嚴重,
今天居然沒有在課堂間小睡片刻。
日文課中間下課還能改作文考卷,我真佩服我自己!

昨晚好不容易睡著又醒了好幾次,睡得很不舒服。
可能是心理壓力太大,也可能是睡覺之前又東想西想。
事情多到滿出來。

報告有點頭緒卻因為資料庫和一些瑣碎因素停擺;
看來必須好幾天鎖在學校裡快刀斬亂麻。

期末考危機重重。

管數國貿論都開了噴射引擎飛個沒完。

投資學我很乖乖聽,但是聽懂多少還是個問題。
習題有沒有時間寫也更是個一大問題。

連我最早唸的日文,居然也表我。
〈北枕〉不考也就算了,反正那篇我不會的東西不多,影響不大;
連〈荒城之月〉也宣布不考!!!
我的生字都查完了耶!而且還查了很久很久耶!
結果妳跟我說不考=.=什麼東西!

算了!我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
我想還是少說話多留點力氣和期末考拚鬥好了。



今天突然想起以前看的日劇。
我想應該沒什麼人看過。
突然懂了那部日劇中,堂本剛去流浪的心情。
我也懂了那個完美無缺的同學在事業高峰選擇自殺的原因。
因為他看不見更美好的未來,

而我現在也是。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