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裡瀰漫著一股莫名的氣息。
瑣事一堆情緒也不甚好;
乾脆就連生態學概論一起翹了。

剛剛看完藤井樹的「我們不結婚好嗎」
好久好久沒有看網路小說了。
或許是因為對現實在也不抱任何期望和奢求;
或許是因為對未來再也沒有任何憧憬和想望;
但難得今天面對網路小說一貫的筆調,卻也帶來一點點幸福的感覺。

或許總經老師說的沒錯,每個人在大學都該認真的面對一段感情。
傳說中的大學三學分,到現在一項也沒修好。
社團因為打工沒有辦法參與:學業也只能勉勉強強的掛在一半以前;感情根本就被擋修。
有人說看小說的時候第一個投射的對象就是真正的那個人。
但我卻在這時候莫名不爭氣沒用地想起他。

或許我自以為他走了,但總是在一些該死的時刻想起他。
或許我自以為我行的,但總是在一些該死的時刻放棄了。

很多事情至今都還只是一段無盡的未解之謎。
我把責任歸咎於他的不敢commit,
但真的不敢commit的,又何止他一人?

不知道是自暴自棄,還是自怨自艾;
對於很多事情我再也不想,甚或乾脆再也不碰。

陰鬱的天氣引來陰鬱的心情。
在期中考週前後總會回來報到的失眠,最近果真又準時地出現提醒我書已經堆到天上了。
天冷了,心也跟著冷了。
騎著腳踏車在校園裡手被風刮得有點痛有點冰;
在捷運上外套穿也不是,脫也不是;
在路上看見情侶們天冷時比天熱還要難分難捨,
心裡除了怒之外,卻也帶著一點酸。
或許未曾經歷,所以不能成熟地祝福。
或許該學的沒有學到,所以我永遠也得不到。

又想起那天放學時天空烏鴉鴉地黑得很美,
日文老師說灰濛濛的天氣就像日本要下雪前的天空。
在教室的第一排和最後一排,或許這是這輩子最近的距離。
想起從國中到高中,第一排和最後一排的關係,好像就是我和他的關係。

從沒有接近,抑或是我天真比不上他的多情。

想起怡廷寶貝的投資學老師說的「寧錯而不悔」
「敵不動我不動」的策略果真是最對的。


突然想起那天普通五樓夜景的躊躇,
那天下樓時突然哼起的歌:



「啊啊 我是白痴是呆子 是個只會嚷嚷的膽小鬼
站在原地不肯前進也不捨得退

喔喔 你是太陽是王子 是我稍縱即逝的戀愛男子
錯過你 會不會錯過 這幸福的一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unya 的頭像
yaunya

STAMINA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