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說過我很獨立堅強,我也一直覺得這是我最大的優點。
但在台北決定驟降5-6度的時節,半清醒著在台北街頭行走,發現自己異常的脆弱。

即使再不久就要往另一個age box移動,我覺得除了cynical,我沒有成長太多。
因為棒球弄得信仰動搖,因為搬回家弄得心煩意亂。
想念許多的曾經,也沒有向前看的方向。
可以說我後悔嗎?不過也沒有任性的本錢和空間。

歸屬感,好像是我心甘情願的開始。
但心甘情願也才會有歸屬感。

從台南回來之後,
屬於我的地方不屬於我了;
不屬於的地方還是不屬於我。

工作也是,人生也是。

GMBA的idea自從Elly提起之後,讓我又興起了很多念頭。
但就像Elly說的,我又有多少「真實」需要突破。

簡單,變得很複雜。

如果開心不開心都得過一天,又何苦為難自己。
我如是說,卻也很難超然。

擔心的只有先前的低潮可以用棒球忘記,
那現在又該用什麼忘記棒球帶來的低潮呢?

胡說八道一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unya 的頭像
yaunya

STAMINA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