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回了外婆家。
由於阿嬤對外婆家一直不是很友善,所以幾乎維持一年回去一次的狀態。
一貫的陌生、溫暖、感觸良多。

長期以來對阿嬤的體諒(忍讓?),每年初二總是得先忙姑姑回來的大團聚,我娘才能再另外挑日子回娘家。也因為這樣,從小我就習慣也無奈於阿嬤這種只有自己的女兒才是女兒的自私心態。老一輩的觀念我不想多說,只是多少影響了我對於婚姻的看法。我想我也是任性的,希望自己被珍惜。

現實是自私的、殘酷的。在很多方面都是。

在外婆這邊,除了兩個表姊之外,其餘都是表弟、妹。而且外婆這邊都是基督徒,跟爸爸這邊完全不同。媽媽回去,總是顯得很開心,我也完全瞭解。因為爸爸這邊太多親戚,互相猜忌,吵吵鬧鬧,八卦漫天。外婆家姑姑舅舅之間感情都很融洽,也互相信任。客觀來說,我認為宗教佔了很重要的因素。因為都是虔誠的基督徒,也比較會互相體諒、包容。但也不是全然沒有問題,只是相對來說單純許多;但也可能真的是人丁較少的緣故。綜合以上因素,從小我跟我弟就比較喜歡回外婆家。

雖說如此,其實每次回去,我的壓力其實都很大。從小我總感覺和外婆這邊格格不入。我沒有辦法常常回去,所以跟親戚處於熟與不熟之間。不管是宗教或關注的話題,我都顯得非常不同。只是尤其媽媽受洗之後,家裡的宗教衝突,我其實已經面對許多。很多人不以為這是個問題,但這真的是個嚴重的問題。夾在中間,其實我都為難。但慶幸的是,這兩年,爸爸對於媽媽的宗教問題,至少在我知道的時候,已經不太公開嚴重的抵制。儘管我爸並沒有認同我媽的宗教,至少在外婆家的表現可以用合乎禮儀來形容。或許,老了之後,對於這些問題,久而久之也能知道互相的底線在哪裡。

我的壓力來源,主要是來自於同儕。幸運地是除了阿姨、姨丈、舅舅、舅媽之外,今天只有新婚的表姐和表弟們在,真讓我鬆了一口氣。一個表姐今年剛結婚,另一個表姐只大我一歲,現在已經是士林夜市賣潮男服飾的老闆娘。開了兩個攤位,從批貨開始一手包辦。從小我選擇了和其他cousins都不同的路,但妙的是,我選擇的倒是多數父母希望自己子女走的平穩順利的路。或許就是從小的乖順,讓我顯得特別不同。沒有個性地順從這一切,壓力可能也是來自於我對其他cousins從小時候的不解到長大後的自卑、羨慕吧!因為不同的狀況,受限的都不同。杰牛說都不是理由,但我想對我來說,從小不懂得衝撞的我,應該已經把一生唯一一次任性的機會用在奇美上了。

為了讓自己別顯得這麼可憐,也為了避免在家裡長出蜘蛛網,今天一口氣約了國中、高中、大學的聚會。有當兵休假的,很久沒見的,有生日的,有交換學生的。飯局塞滿滿之後,才意外錯過一個台南的邀約。唉…一切都來的太晚。

感觸良多,也好久沒有這麼長的文章了。文句的流暢程度已經不復以往,在各個語言都是。哈哈!
臨表雖無涕泣,但已不知所云。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