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廷說我跟工作戀愛,我想應該是真的。因為和工作分手比我想像中的難。難過很一陣子,掙扎了一陣子,最終還是決定放手。

今天到公司加班,雖然感覺週末加班很可憐,但其實是情義相挺去陪明炎,所以心情也不算太糟。實際看到光學工程師平常在忙什麼,發現自己對issue和panel的眼光變好,讓我著實欣慰。我的眼睛好像有變利XDDDD回想這14個月,常常吵鬧著,但依然「唉的很大聲,做的很甘願」。就在我最低潮的那段時間,堂哥推了我一把,加上我媽又說「不要覺得工作一定非你不可」。兩個因素交雜在一起,我也算是「順應民意」請辭了。

這一輪新產品最大的改變是我可以像PM實際面對產品開發。開始像個PM敢跟工程師溝通、討價還價,我敢challenge工程師的觀點。我更瞭解製程。
如果沒有請辭,我可以預見我這一年會成長很多,也更有把握在明年七月滿兩年,可以帶著準PM的本事離開。只是離開決定的太突然,我覺得沒有學完就走,很可惜,很浪費。堂哥講得很有道理。既然待滿兩年想離開面板業,幹嘛繼續待在這一行瞎混。即使學會這一行的know-how,以後的工作也用不上。

回台北去我也不用像現在這樣回家就累的洗澡睡覺。午餐晚餐都可以在正常的時間吃飯,說不定回家還看的到阿基師XDDDD 週末可以去新莊看球,還可以回總圖去假裝大學生。說真的,生活好像簡單一點。

我好怕是我的潛意識在逃避應該經歷的磨練。我只怕我是草莓族,是潛意識在逃避應該經歷的磨練。我很誠實,總覺得花了這麼多力氣唸了台大,就應該做一番很偉大的事業,在很大的公司上班,領很多的薪水。不過事實是在很大的公司上班,領很少的薪水,做很瑣碎的很多事。比起來也是非常慘淡。在台南不滿兩年就回家,感覺就是我適應不良。

寫了這麼多囉唆話,自己看了看好像鬼打牆。今天因為怡廷的一封mail好好的想了想,回去台北是確定的。起手無回大丈夫,這是一定要遵守的遊戲規則。

想想是幸運的,畢竟這份工作算是做的很起勁。如果不是喜歡,也不可能甘願加班加這麼晚,週末還願意到公司陪明炎解產品問題。多做的,我都當成多學。review meeting上Team member都很肯定我帶46"的表現,而且好幾個teammember都說要請我吃飯,在我回台北之前要帶我出去玩,還說要幫我介紹工作,最誇張的是還有聽到消息特地從別廠打電話來慰留說現在工作不好找XDDD 各種奇怪的關心方法都有,很讓我感動。

我本來就是很重視感覺的人,這幾天的猶豫不決也可能是因為發現我這麼被大家疼愛,變的捨不得離開這個地方。下定決心了,回去就回去吧!選擇回台北,也加強了我要在念書的動力。最後的一個月,我還是會繼續努力工作,也會開始收拾心情。或許是一直逃避面對,也沒有時間好好沈靜下來。
只能陪46"走到ES2,沒辦法看到新機種MP,真心話是很捨不得。希望以後46"在我走了之後能越來越壯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unya 的頭像
yaunya

STAMINA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