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看綠光的第四齣戲,人間一二三到現在的四,期待吳導的新劇本,也期待美秀和小玲老師兩個能突破。這次看表演不同以往,先前我都會先上Drama版看一下大概的劇情,然後確認一下要看的重點。這次我很小心避開所有雷,希望用最純淨的心情看這個劇本。

星期六下午飆車到台南文化中心,買到了好位子還意外看到奇美創辦人許文龍來支持國民戲劇。回家跟閃閃說的時候,閃閃說我怎麼沒有去跟創辦人攔路告御狀XDDD

這個劇本和先前的人間一二三差別非常大,批判性遠大於先前溫暖的感覺。對於知識份子嗜血和自以為高尚超群的價值觀,做了最血淋淋的描寫。用很白話的劇本,一對姊妹不同的遭遇,帶給我很大的震撼。

一個從小因為不會唸書被教育要為妹妹著想的姊姊「美女」(林美秀飾),
一個從小被家族鄰里寄予厚望留美碩士標準知識份子妹妹「美真」(黃韻玲飾),
一個曾經是知識份子因為大四奉子成婚放棄音樂路的大樓管理員(陳希聖飾),

人情世故

我也曾經對於人情世故不屑一顧,美真很多行為,反應了很多所謂「知識份子」的想法。對於傳統,對於倫理,甚至對於家人,都表現出自己高人一等的想法。用自以為的思維,看待身旁的人事物。因為從小被灌輸的競爭觀念,所以連身旁最親密的人不免也要用自己高人一等的思維,批判一切,批判身邊的不公平,永不滿足於現況,永遠以為自己以為的未來才是最好的。

相較之下,從十六歲就開始養家的「美女」,沒有很高的學歷,也只是一個清潔工。從美女的角色,讓我想起長大之後才慢慢發現,所謂人情世事才是世界上最困難的學問。身為一個「人」所應該有的溫情和熱情,對於其他人的關懷。

管理員對美女用小提琴演奏的德布西的「月光」,當下聽來是溫暖的、浪漫的。
對美真演奏時,同樣的一句special for you,同樣的曲調,聽來卻是偽善的、噁心的。

殘酷的美真,因為辭職後對自己生活的不滿,選擇用破壞姊姊的幸福來滿足自己優越感。
整齣戲最殘酷最有張力的就是以下這段:

美真: 「你對我姊姊拉完小提琴之後,你們還做了什麼」
管理員:「我們喝了一些酒,說了一些話」
美真: 「那些儀式都可以省略了」
管理員:「你到底想幹嘛?」
美真: 「幹我」
管理員:「你到底在說什麼!」
美真: 「在你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床鋪,用你熟悉的方式,滿足我一次。 說不定我會像我姐姐一樣被你弄出聲來。」



就這樣,美真和管理員上了床;
就這樣,美真破壞了美女簡單的幸福和滿足。


回到家的美女,手上還拎著帶給美真的晚餐,在客廳看到只穿了四角褲氣沖沖的管理員,美真坐在沙發上,彷彿沒事的說:

「姐,這個人真不適合放在亮的地方看。你看他一身的肥肉,他以為會拉小提琴,我就會愛上他了嗎?不要說是高潮了,我連快感都沒有。你還煮飯給他吃,我只不過是叫他幫我泡個泡麵,你有的我都有了,還附送一次腳底按摩。」

這段話像是利刃一樣一次一次又一次千刀萬剮的凌遲著美女。

美真這樣過份的表現,美女只勉強哽咽的擠出一句
「難道你一定要什麼都贏我才行?為什麼你一定要跟別人比?」

美女回到房間,把房間的床單枕頭棉被全都換掉,丟到垃圾桶裡。這時的美真回到自己的房間默默坐著,美女收完房間,對著樓上的美真說:「我晚餐煮好了,等一下餓了記得下來吃,吃完記得收回冰箱」

美女的世界被殘忍的事實給撕裂,一個人靜靜的坐在客廳,吃著晚飯,唱著蘇芮的一樣的月光:

什麼時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擁擠 拉開了我們的距離
沈寂的大地 在靜靜的夜晚默默的哭泣

誰能告訴我 誰能告訴我
是我們改變了世界
還是世界改變了我和你

隨著「一樣的月光」的旋律,燈光漸暗,白色光線與大量的迷霧接續著舞台旋轉,隨著旋律越加高亢的音調、鼓聲、吉他,一具的屍體懸在舞台左側!

美女悠悠的聲音飄出:「以後姊姊沒辦法再照顧妳了,也沒有姊姊可以讓你再比較了,要好好地堅強活下去。」

那一瞬間,我嚇傻了@@ 被奪走一切的美女,因此絕望而走上絕路。不過,吳導還是很好心的將故事給拉了回來,將美女自殺的情節轉成是美真因自責而出現在夢中的情景。衝擊性的一幕,讓我印象深刻。如果故事就斷在美女自殺,其實我也不會訝異。但吳導終究還是心軟了,減少了這齣戲悲劇的氛圍。但我想一切就像美女在劇末說的


「如果,你不叫我姊姊的話,我應該就能恨你了吧!」


好看的一齣戲,儘管殘酷,但就像吳導答謝時說:「知識是一種奉獻,還是一種掠奪?」

在我思考人生的當口,很慶幸能去看了這齣戲。真的非常好看!!!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