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到底是什麼?


前十八年在學校和補習班穿梭,
每天孜孜矻矻,追求一所看得見或看不見的好高中/好大學。
汲汲營營的過程,遇到好老師好同學。
念到累了就哭,累了就跟老師請假到新竹流浪。
在自強號上躲到廁所哭到不能自已,
但三小時後又乖乖回到家裡吃著胖豬分享的薯條。
有一個還沒破的泡沫,
擔心歷史兩次大戰近代史背不熟;
擔心唸了三個版本的國文後,到底要不要再念《古文觀止》;
擔心殷非凡唱名沒唸到「板橋高中謝淑媛」;
擔心數學算不夠多,腦子不夠靈活;
最擔心板中到底能不能有台大的夢。

真正踏上椰林大道,除了幸運,終於對自己有點肯定。
但從小至今的泡沫破了,
十八歲後除了可以到7-11買ice澆愁,還附帶更多麻煩事。
短短四年,我背負比前十八年還多兩倍以上的責任。
憂慮阿嬤身體不好不看病;
憂慮媽媽工作和舅舅不時的攪局;
憂慮胖豬被二一了還整天玩耍;
憂慮老爸哪天想到又翻舊帳;
憂慮親戚的閒言閒語、說三道四,
憂慮風平浪靜成波濤洶湧。

不能埋怨,不能發言。
因為這是我該擔的,天經地義我該擔的。

但天曉得什麼時候這些事情才能不再是負擔。

承擔了四年的結果是回首大學,

我只記得我為了每個月的薪水折腰,
我只記得我每次期中期末考都在跟瑋琍喊爆炸,
我只記得把學生段考進度看的比我唸書還重要。

我想不起上次到球場看球是什麼時候,
和中華隊生死與共還是跟家裏說要討論報告躲在學校換來的。
發現愛現那時候瘋狂練手語的事情離我好遠,
發現為了拉公關還翹國企導的事情也離我好遠。

我也想好好參與系上活動,
我也想好好做大學生該做的事。

徬徨的關頭,
發現生命只剩下為了生活費不停奔走的空洞,
當一齣戲,一場球都沒有辦法達成的時候,
到底有多少事是值得的?
到底有多少是我該擔的?
有多少是我不用擔的?

默然
驀然
漠然


--

這個關頭真的很不想過,
找工作如果跟談戀愛一樣,
那我這輩子大概也找不到工作了。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