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hing to be done"是一句在Waiting for Godot裡,
代表精神層面的Vladimir(Didi)一直重複說的一句話。
老師翻成「沒事幹」,引申為所作的一切也不過是虛無的重複。






虛無






這兩個字本身就非常虛無。
存在主義在Satre和Camus的發展下,內容本身相當難懂。

Good faith vs Bad faith

其實我不懂的是,如果人生是一連串虛無的重複,
那到底還有什麼可爭可求可想可做?


虛無


的確是虛無

多少事情有意義?
多少事情沒有意義?

宿命是虛無的重演,一再重現的suffering。


當不爭不求不想不做的時候,





到底是什麼?
人生到底是什麼?


短短兩劃,卻是最難寫也最難懂的字。
背負原罪的出生,
對照存在主義的名言:

"We are cursed to be free."

Merciless and suffering.



催到底的機車油門
滿上天的個案討論
胃痛手麻腳痠頭昏

Physical sufferings,
Psycological sufferings,
social sufferings.


Everything is suffering.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