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文中有個「お婆(ばあ)ちゃん子(こ)」的詞,意思指「很黏阿嬤,和阿嬤感情很好的小孩
學會這個詞,是之前大學的日文老師教的。我請假的原因,幾次都是阿嬤有狀況。
今天去看了阿嬤,大半夜的不睡覺,非得寫些什麼紀錄起來。不想忘記現在這一刻的心情。

 

從頭說起。

 

雙薪家庭,所以打從我三個月大的時候,阿嬤就跟我們同住。當時是為了照顧我,當然還包括後來出生的弟弟。從小讓阿嬤帶著,多虧她,我的台語溜得不像台北人。南下工作的時候居然還有同事以為我是南部人。從小跟阿嬤感情有多好,大概可以說國中的時候連縣賽台語演說自訂題都可以想到要講「我的阿嬤」還拿了個第四名來形容。

阿嬤今年已經91歲,是一個很強勢堅強的女人。底下九個子女,若是不夠強勢,不夠堅強,是養不大這些孩子的。熟悉的朋友都聽過我用太后來形容阿嬤。出門總要得到太后懿旨,寫奏摺上呈得到首肯才能外出。因為親近,因為習慣,也因為阿嬤一直以來的強勢與堅強,所以理所當然地覺得阿嬤會一直在,因為他是我們家的女王。會一直念為什麼不好好吃飯,為什麼一直加班,為什麼十一點了還不睡覺。一起住了二十幾個年頭,難免覺得管這麼多很煩,即使心裡知道這是所謂的關心和愛。

我很驕傲,80歲的時候阿嬤還能自己煮飯、洗澡,誇張一點的時候還要自己晒衣服。自己都不覺得活到這把歲數還能這樣精神奕奕,晚上十一點還能中氣十足出來罵人怎麼還不睡覺。

狀況說變就變,就在這兩三年內,阿嬤的身體狀況突然變差很多。去年有段時間,除了原先的慢性病,心臟也出了問題,一個月要住一次院。阿嬤身體的狀況變糟,連帶同住的我們精神壓力也很大,說實話真的心力交瘁。

看著原先堅強且自尊心很強的阿嬤,開始無法自理生活。洗澡需要人幫忙,換衣服也沒有辦法自己換,起居需要有人隨時看著。剛開始的時候,我還能笑著跟阿嬤說「沒關係,小時候你幫我換衣服;現在我長大了,我幫你換衣服」面對生老病死,我一直以為我很理性,該說一直強迫自己很理性,因為電視連續劇都說這是人生必經的路程。

但親眼看著阿嬤從一年一年的衰弱,到一個月一個月的衰弱,到現在一天一天的衰弱。從以前整個家族男女老幼生日電話記得一清二楚,到現在同樣的問題十分鐘會重複問一次因為她根本不記得自己已經問過。古人講的話流傳下來必有其道理。終於可以體會「久病無孝子」這句話會出現的原因。

因為這兩天狀況比較差,週二伯父把阿嬤接過去照顧,想讓我們家喘口氣休息一下。才兩天沒見,昨天阿嬤就吵著要找我,電話安撫了一陣說今天再過去看她。下班風塵僕僕趕到,看到阿嬤的狀態差點眼淚都要掉出來了。一個原先精神奕奕的堅強女性,連打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聽到我的聲音醒來,手指就先抓著我的手,用力發出細微的音量「你來了喔…吃飽了沒…怎麼這麼晚下班」我咬緊下唇勉強笑說「吃飽了…你剛剛一直睡覺我先吃飽了。」

大概是因為我到了,阿嬤強打起精神終於坐了起來。哄著阿嬤又喝了半碗雞湯,過程中阿嬤的手還是抓著我的手。看得出來她很累,但她真的很想我。突然很後悔,在家裡的時候我總是跟阿嬤隨便聊個幾句又回房做自己的事情。因為習慣,所以覺得理所當然。阿嬤也知道自己身體狀況差,又開始說些有的沒的。我聽了心裡難過,也知道生命的盡頭要她完全不想是不可能的。

我只能一句一句跟阿嬤講:阿嬤,端午節要到了,我還不會炒油飯,還不會綁粽子。妳要教我啊!所以你要吃飽睡好,要乖要聽話。

於是誘導阿嬤跟我講解炒油飯跟綁粽子的步驟。其實從小聽過不只一次,儘管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會。但是這一次,一邊聽阿嬤講,一邊忍著眼淚。這是阿嬤身體衰弱之後,第一次這麼專心致志地陪阿嬤說話。因為真的很怕,第一次感覺阿嬤真的會有一天就不在了。

 

回家之後跟爸媽討論了一下阿嬤的狀況,還是維持著理性的樣子,討論該怎麼做對阿嬤才是最好的。回到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一邊洗澡還是哭了,其實打這篇文章的這個大半夜,已經用掉了三包面紙。不敢哭出聲,怕影響原先就已經很緊繃的爸媽們的情緒。

 

所謂生命,所謂家人,所謂愛。就在可能接近失去的時候才真的明白。

寫下今天的種種,是為了提醒自己要好好珍惜阿嬤還在的每分每秒。因為等到真的失去的那天,用多少代價都換不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unya 的頭像
yaunya

STAMINA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