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堂姐來家裡住,問我為什麼不陪舅舅說話,
我答了:「我怎麼知道要聊什麼。」

從小我就不喜歡這個舅舅,真TMD機車。
要不是因為這個舅舅,我娘也不會被整到這步田地。
之前被關,後來欠債,接著酗酒,最後弄到現在智力退化。
從我小時候到大,每次接到他的電話就是闖禍,就是災難。
我家有一半以上的災禍直接或間接起自於他,
Damn!當我聖人啊!是要我說什麼。

說實話,我容忍很多了。
最起碼他來的時候我還有基本的禮貌;
最起碼他現在這樣我還是會讓守分的我出來扮演好孩子的角色;
最起碼我會盡量護著媽媽的立場,不要讓這件事情變成奶奶的話柄。

我有很多不滿,但是我慢慢被迫學會什麼都往肚子裡吞,咬著牙忍下來。
慢慢瞭解為什麼有很多人都過的很壓抑。




Dam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unya 的頭像
yaunya

STAMINA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