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考了產競,這個課程終於劃下句點。
雖然覺得考得不甚好,但總是結束了。
基本上老湯這個教授,雖然為人機車了些,但其實也沒那麼機。
老湯是個難懂的人,不過我還是很想瞭解老湯到底是想電我還是覺得我有救= =

下午偉傑來台大,順便找表妹。
其實我不知道我是順便還是表妹是順便。
但選錯組是很肯定的事情。

晚上上班,很順利地趕完第七課,
我想到期末的pace都要這麼快。
希望最後一次的期末考,我能給主任一個交代。
學生們對武陵高中的鐵尺故事非常有興趣,
果然國中生都這麼無聊。

下班後飆車先拿回不修的手機殘骸,回家老媽載我到樹林。
明艷離職了但是同事很親切。
k770i雖然有很炫的紫色,但是5000元不是我現在可以負擔的。
加上我對我這隻小白情有獨鍾,而且有一些紀念的意義,
所以就決定讓它借屍還魂,不過1900元才是主因。

回到家已經接近十一點半,累到不成人形應該可以表演行屍走肉。

沿路上我煩惱著約聘的問題,還有阿瘦。


決定下班後來小修履歷與寄送履歷,
還有整理一下指甲。
再不剪指甲,就要變成慈禧太后了。

Still wondering if things could be changed.
But we'll never know.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