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考完了國貿論,我很有「誠意」地寫了很多。
其實完全不確定自己寫的對不對,但是至少我這次真的很認真讀國貿論。
不過怡廷說這次範圍很簡單,我卻花了這麼多時間。
是我沒這塊腦子,還是我太呆了呢?
我對國貿論應該可以算是沒有虧欠了。

下午要考日文,我完全不想念了,決定跑到文學院電腦中心和自己說話。
隨意地看了一下老師整理的慣用語,我想應該是都記起來了吧!
從上星期開始就一直睡不好,大約有99%以上是因為明天的投資學和總經吧!
尤其是昨晚,已經很晚了卻怎麼樣就是睡不著。
明明一點半上床,大約兩點多才睡著吧!
而且中間睡得很不安穩,一直有種不安定感縈繞著。
明天要考的投資一個字都沒看,總經只看到第七章一半。
知道抱怨沒有用,所以我選擇少一點怨言;
我選擇安靜地躲開電視、躲開電腦,然後躲在房間不停地看書。
但是耗太多時間在國貿論上,壓縮到原本就很多很重的投資學和總經。
今晚或許不睡都唸不完,但我只求心安。
少說點話,多讀點書;該扛的還是要一肩扛起。

最近舅舅又住院了,媽媽當然得兩地奔波。
奶奶不得不的諒解中,我看見讓我很不舒服的不得不。
在舅舅這次住院之前,星期六、日他就常到家裡吃飯。
當然是因為他沒錢了,來找媽媽拿生活費。
但是他走了之後,阿嬤怨言就不斷。
她當然不會在媽媽面前講,但她從來就很計較這種事情。
我當然清楚,阿嬤不可能會原諒之前的風暴。
我要胖胖豬乖一點,少點怨言。
雖然我覺得本就該多點包容,但阿嬤的想法我也無力動搖。
我只能調整我自己,這幾天多關心阿嬤一點,多分擔一點家事。
讓阿嬤心情愉悅,至少她就不會想起這麼多的計較;而親戚也不會這麼他媽的多話。

常覺得這個家很可憐。
跟阿嬤同住好處當然很多,但是面臨的壓力大的太多太多。
從我們的日常生活起居,到我念什麼學校賺多少錢接多少家教,
甚至是我們家要換什麼家具,漆什麼顏色的油漆,到買什麼車,
全部都會有親戚的七嘴八舌。
是我們太聽話,還是他們雞婆?
我很不想抱怨,但老實說我很多不滿。

從小就迫於但至少樂於當個乖小孩,
因為我不想讓其他親戚有空說我們家的不好。
我家在我心中其實是很棒的。

爸爸雖然很固執,但就因為他固執節儉才能養我和弟弟到這麼大。
媽媽雖然老是被舅舅拖累,沒有留下我和弟弟從小的錢,但是沒有媽媽就不會有我和胖豬豬。
胖豬豬雖然都不讀書,整天打電動,但是他真的很乖很聽話,我真的很愛這個弟弟。
阿嬤雖然都不聽話又固執多話,但是她好疼我和胖豬豬,從小就把我們養大。

這幾天想了好多,雖然胖豬豬覺得我不要考研究所比較好,
應該快點去賺錢減輕家裡的負擔;
但我覺得我應該好好地把我該唸的東西唸好,才不會讓家裡失望。
還是認真拚研究所吧!
上次看電視說人生有三萬天:
第一個一萬天只要認真讀書就好;
第二個一萬天就是拚命賺錢;
第三個一萬天就是把第二個一萬天的錢花光。
雖然別人的第一個一萬天就有期初原賦點,
爸媽什麼都沒有留給我,就靠我自己吧!
為了爸爸,為了媽媽,為了阿嬤,為了我們家,為了我自己!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