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峻銘請假的第一天。
身為上道而且有情有義的APM,我決定今天不要打電話吵我家PM讀書(約會?!)。
因為我已經答應老大,有天塌下來的大事才打電話找他。
我也要考驗我的能力,經過半年的我到底有沒有長進。

沒想到小鬼當家的悲慘詛咒,還是應驗了。

一早就看到莫名其妙的信。
因為峻銘不在,原先是PM該做的事情,也就落到我頭上了。
特採單總表,回了就算了;
APM被瞧不起也就算了;


為甚麼連ECN這種要扛責任的事情,都落到我身上??????


整天真的為了這個ECN的事情受了很多委屈,
我一直告訴自己,要撐住,想辦法解決,想抱怨等下班再抱怨。
但是中間一下找不到EE,找不到ME;
EE和ME又在互推說是對方負責的範疇。
FAE一下要這個,一下要那個;我連要加的2nd source缺料這件事情我都搞不清楚。

SEC Account PM只把信轉來,然後要我準備。
我一個小小APM,我領多少薪水,我有資格弄這種東西????
給客戶簽的東西,掛PM名字的東西變成我弄,請問錯了是要誰負責?
再不服,我咬著牙也只能說「好,我去問問看」

忙了一整天,還穿插整合和製造部跑來吵鬧。
後來跟強大的APM轉PM翔婷求救,翔婷一整個火大。
找人來幫我主持公道,才讓我真的確定這不是我該做的。
後來弄的附近的人都知道了,大家都幫我抱不平,才稍微心寬了,減去很多自責。
翔婷幫助我把該留的,該刪的,都處理好。
接著team leader的PM回來了,看到我忙了整天ECN還沒弄出來,終於出手相助。

從採購找到打件廠再找到打件廠的供應商,
追了整天還是沒有拿到spec和2D圖面。

19:30 我因為真的覺得很無助,
加上我覺得我真的需要讓峻銘知道我被欺負了,所以決定打電話給峻銘。
一聽到峻銘的聲音,感覺像上次峻銘從南海打電話回台灣一樣,
我的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電話中才發現,峻銘根本就不知道要發ECN這件事情。
我把委屈和整件事情告訴峻銘,感覺他也覺得整件事情亂七八糟。
電話中我聽得出峻銘對我有愧,也感覺在安撫我。
後來峻銘打來的電話,跟我說:

「ECN我看了,如果xxx看過了的話應該是ok了……
……如果六日又打給妳的話,你就打給我……
你應該離開公司了吧?? ……趕快走了,不用弄這麼晚。歹勢歹勢!」

雖然本來覺得莫名其妙,也生氣。
但是我一直都是個好騙的小孩,其實下班後大罵了一陣,吵鬧了一陣,
又接到PM安撫的電話,我其實也就消了大半的氣了。

我覺得整件事情除了不爽,還是有自責。
今天腦子真的很不清楚,求救抓不到重點,follow動作也不夠快。
如果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的話,我星期一要貫徹峻銘昨天交代的「見招拆招」!


總歸想想,我幹嘛一開始堅持不打給峻銘。
如果我先打給峻銘,即使一樣被凹,
但至少峻銘會先給我一個方向,讓我follow這個方向去做。
而且至少我也不會覺得無助。

不過後來峻銘打來的第二通電話,至少讓我覺得有依靠,
但是星期一我就不敢說了= =

唉!怎麼辦!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