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因為一些事情心情有點低落。
星期二幫國二趕課上到快十點,我上到也神智不清了。
計算頻頻出錯的勉強上完後,回到家已經十點十五分了。
瑞傑這個欠扁的小孩整個讓我很難放心,又再三交代到十點四十五分。
寫信一寫就寫快一點,被自己臭到不行= =

要去洗澡之前,很難得的兩個兄弟又分別叮咚我,
我也就順道唉了一下給兩個兄弟聽。
跟兩個兄弟吵鬧了一會兒,還是有點好處的。
心輔兄弟很專業地開始用心輔的角度陪我聊天,
彰化的兄弟剛好因為他老哥昨天要入伍,所以回板橋送他哥,
就說隔天要和我碰面。
我就說每次約也都見不到啊,
他就跟笨蛋一樣打了一串
「見的到見的到見的到見的到見的到見的到」
吵鬧了之後洗澡洗個衣服又趁吹頭時看一點點CSI第八季。

但想想這兩個兄弟平常雖然也很少吵鬧,
偶而唉一下,換來一次免費心輔,
還換來莫名的表表= =
雖然莫名的表表真的是莫名,
但是願意大老遠到學校來看我,也真是夠溫暖的了。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