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從下午一點半開始連上三個班:
國二數學、國一數學、小六英文。
上到神智不清,居然在國一班試圖用乘法公式解題。
最認真的應該是國二,也是我最賦予期望的一班。
國一的我已經決定等第二次段考一定要發一次飆,讓他們有一次警惕。

應該是貝納頌便宜拿鐵發揮了功能,
上課的時候不太想睡,也比較有體力。
也利用四點半到六點的一個半小時看完了國企經的reading 1-2。
課本的敘述很簡單,也可能因為很專心所以看得很起勁。
這對未來我繼續前進有相當程度的指標性。
久違地排了讀書計畫,發現其實離期中考也只剩下一個月,
光是國企經加國行管就已經堆成一座小山了。
還好Chris的步調一向是後面才把油門踩到最底狂飆,
但願我在這裡還能追得上。

最近過著很懵懂的生活。
可能是發現世界太大,而我又太渺小;
也可能是發現我實在太無能,早該堅定意志,堅持提早畢業。
說實在話,提早畢業我又能如何?
選課抵定,想也沒用。

今天唸了書,也唸了點日文。
發現生字越來越奇怪,
一級如果過了真的是值得請大家一頓好好慶祝。
發現只有在唸書的時候,
我才能

忘記自己,

忘記不安,

也才能感覺自己活著。

聽著昨天匯入itunes的古典樂和相聲,
提醒自己這些音樂用來作為讀書的暗示。
租了東大特訓班,看見好多以前的自己,
又想到影響我至深的秋瀅老師和那群白痴兄弟,
再次慶幸唸了板中,認識這些可愛的人。

前幾天驚人的大低潮,可能嚇到瑋琍;
也很感謝瑋琍在我發瘋的時候,還願意陪我發瘋。
難得樂天派的我腦子裡可以出現這麼確切尋死的執念。
雖然我很堅持自己的卒仔,沒有任何實際的行動,也只是停於嘴砲的階段。
但那天在管一10樓說想跳下去卻是無比認真的。

或許我想感覺我真的活著,
如果連流浪都變成一種奢侈,那怎麼樣才能是一種幸福?

最起碼我嘉許自己做了一件可愛的事情,或說是件無謂的事。
又讓我想到,如果把我換成一個我,那我是不是還活著?

敲著鍵盤,意外發現今天不知何時弄來在小指上的傷口,
我猜測是加班的職業傷害。
一回家腿就很痠,可惜家裏沒有浴缸,否則我還真想泡著澡放空一下。

看著剛染完頭髮的隨記,黃光下紅又帶棕的新鮮感,
讓我興起一股重新定位的衝勁。
畫虎不成反類犬,除了挫敗,別無他感。


COMPLICATED


開始懂了


然後掉進時間的漩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unya 的頭像
yaunya

STAMINA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