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看了醫生,well嚴格說來好像沒什麼進展。
我除了唉還是唉,醫生之前希望順其自然;
但這次下猛藥,所以應該會來了吧!

嗯...醫生說我的壓力太大了,
肝火太旺,我想怎麼不旺一點什麼財運還是事業運。
醫生跟我說的話,回家的路上想了想;
我想我的壓力除了學校,還有打工,還有家裡。
回家要照顧阿嬤聽阿嬤指揮東指揮西;
要拜託弟弟給我用電腦還要忍耐他的爛脾氣;
不時要擔心爹娘關係好不好;
關心舅舅來家裡阿嬤會不會又不高興。

想買筆電卻一直不敢講,沒衣服穿想買衣服鞋子帽子手錶卻一直不敢買。
我已經想不起來上次買新衣服是什麼時候了,
好像就是去年生日和怡廷去衣蝶的那件七分袖和牛仔褲。
好久沒有逛街,包包裡面破了想買新的卻一直沒時間。
突然發現我過的好壓抑,所以晚上刻意走路延緩回家的時間。

發現做什麼事情都很擔心,發現做所有事情都要考慮很多。
提早回家就是要煮晚餐,
用電腦就是要低聲下氣。


說實在,我真的受夠了。


可悲啊!


今天好久沒見的國中同學們敲了我約吃飯,
因為打工去不成;但我覺得有更多的成分是害怕。


害怕,真的害怕啊!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