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陣子跟新婚夫妻檔聊天,我跟明炎說我還是在處理客訴。
他笑了,我也笑了。
好像命一樣,不管是在包子面板還是現在,客訴就像命運的輪迴一樣不停地跟著我。

最近的挫折我的確無法超脫地一笑置之;或該說再這樣下去我不是憂鬱症,就是練就百毒不侵的功力。還記得以前我總在顏小熊的位子附近嚷嚷著報廢跟稽核會逼我離開,現在覺得客訴也不遑多讓。

的確有一陣火,氣在我儼然成為total solution;原來除了AR/AP要歸我弄,居然連客訴連絡窗口也是我。在什麼都不懂的情況下,在完全沒有理工背景的情況下,我硬生生被客戶飆了1小時。我必須說,過不了這一關,就算沒有憂鬱症也要人格分裂了吧!無力感很強烈,在我完全什麼都不懂的情況下。還是要說:為什麼老是要把美利達腳踏車當法拉利!!!!!

因為接二連三的客訴事件和客戶神經病事件,我必須去翻去年九月十月的EMAIL出來佐證。突然翻到那時候還有一些跟台南的魚雁往返,然後就想起,其實我現在的軟弱,遠比不上我在台南的堅強。想當初,其實我也是飆過人的,我也曾經講話PH值比雨酸的。口無遮攔,但至少不吃悶虧。想著想著,彷彿回到那個陪在韵婷旁邊一邊偷學著當半個PM的時候。

我,應該要拾回當時的堅強。

出現這個念頭的時候,突然腦中浮現佳燕的影子。記得我總說著有天要學會PM的本事,但我總僅止於嘴砲。若讓我活過這段痛苦的時刻,是不是可以向精明的師父邁進呢?師父已經升了PM,那我呢?花時間計較也得不到紓解,那不如就自我感覺良好地把自己的格局放大吧!

就當我是PM吧!就像翔婷之前常說的,當PM要能屈能伸。該跪的時候,頭比誰都低;該硬的時候,腰比誰都挺!天塌下來有PM扛!

逼迫自己放下支撐了我好久的精神支柱,過了兩天在台南那種日班結束換夜班的生活。如果我願意投入更多,是不是能和台南那段日子一樣?讓自己忙得喘不過氣的活著,反而會更珍惜稀鬆平常的簡單幸福呢?

想著,很微妙地明明在台北,卻好像置身於新市那個在田中央,一早會被麻雀吵醒的小套房;我彷彿看見那時不知是因為假日或是因為心情而顯得意外燦爛的陽光。

喜歡和也說:因為眼淚只會讓視線模糊,看不見前面的路。

下次去大創或台隆的時候,買個跟和也一樣的的存錢筒吧!跟和也一樣,也在存錢筒上一筆一畫記錄著每個銅板聲,儲存自己幸福的未來吧!為了很多,也為了理想中那總有一天會到來的某一個長假。


PS. 其實這早就打好兩天了,偏偏回家公司電腦跟家裡網路就是不合,唉!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