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和張瑋怡廷都談到我的未來問題。
雖然怡廷一直要把問題解答轉向要任何人找一個男朋友給我,但我很明白不是正解。
張瑋提出了很多我也想過的問題,但現在的我卻也只想停止思考。

就像我跟我爸說的

「在我離開奇美的時候就放棄了」

只是我沒跟我爸說,我放棄的可能是
未來、夢想、企圖,和自由的空氣。

為了給太多交代,所以決定放棄自私的權利。

怪自己應該堅定,給自己任性的權利。
既然放棄,照理說就不應該有其他想法。
失去了讓自己開心的能力,只能在幾個影集中間轉來轉去。
或許跟酗酒一樣,等酒醒了發現只是更多的空虛。


希望這只是收假症候群。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