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先以為上星期連出三天貨已經是 hell week了,
這星期應該可以稱得上是"What the hell" week。
就像是台股跌到谷底還能繼續破底一樣,世界上的道理都是相通的。

我家PM到南海出差去了,不懂的人以為家裏沒大人可以歡樂,
實際上這才是我悲慘的開始。

我家PM真的是一個很nice的人,而且最誇張的是他連APM的工作都會做XDD
我常常覺得其實他不太需要我,或說我其實是他的拖油瓶Oyz
中秋、國慶,每一個長假都因為schedule排定在投實驗,所以都在公司加班。
親自開單,還親自到倉庫拉貨,自己點燈挑片之後在送到工程師手上。
光學工程師說從沒看過這麼誇張拚命的PM,但這也意味著工程師失去拒絕加班的理由= =
感謝PM老大都不需要我一起加班,才讓我能在國慶去見恰恰一面T.T
我真的由衷慶幸遇上的第一個PM是他,因為他對APM真的很好。
總感覺我每天都在闖禍,但是PM還是很有耐心跟我解釋我到底應該怎麼做。
但是這也就讓我非常dependable = =
有任何莫名其妙的問題,就直接回頭問坐在我後面的PM,
最高紀錄大約一個送樣問了應該有五次吧XDDD
這個送樣流程真的很複雜,但有一半原因是因為我頭太痛根本沒辦法思考。
公司其他同事安慰我說是因為我還很菜,但我覺得是因為我的PM太威,導致我太安逸了。

10/19一群PM結伴飛南海,「小鬼當家」是發發鈞給我的註解。
以前總說「天塌下來有PM撐著」,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小毛頭在台灣手足無措。
今天從八點開始就亂七八糟,跟宇宙大爆炸一樣混沌不清。
實驗玻璃shipping搞不定弄了一整天,被LCD廠、LCM廠、製造部都給唸了一輪。
三個月了,還是非常非常菜= =
PM飛南海之前留下A4滿滿的處理事項,連平常都不可能出現的難處都出現了。

記得應該是十點多吧!電話響了,驚慌失措的接起來,擔心是前廠整合要打來念我= =
「淑媛嗎?我是峻銘。一切都還好嗎?REWORK OK了嗎?」
嗚嗚嗚嗚嗚!!!!我真的都差點流下淚來!!!!!!!
我真的可以感覺好像世界要毀滅的時候,超人出現了T.T

如果我不夠理性,這一刻我真的會愛上他!!!
深刻體會何謂「英雄救美」,但他是英雄我不美。

我一點都不好,被好多人罵T.T
公司新頒布的流程也搞不清楚,有帳無帳麻煩一堆T.T
但第一句還只是說:「我很恐慌」就開始報告遇到的問題。
就這樣莫名其妙一直忙忙忙,夾雜持續不停的問題和難處。

下午就當我好像喬到玻璃的時候,正想問明天PM到底幾點投實驗的時候,電話又響了。
「淑媛嗎?我是峻銘。那個bonding因為rework線僑不到,所以改跑主線。
玻璃我已經請前廠拉回去 turn CST,實驗單再回填就好了」

圈叉的咧我喬了一整天,挨了一整天的罵,夾雜電腦不停的重新開機,
結果換來一場空= =
唉!不過也因為喬到了主線換來一點時間(其實是delay),
讓我壓力降低不少,心情也和緩許多。

PM真的好偉大,小鬼當家真的好可怕!
嗚嗚!!今天才第一天,還有四天要怎麼辦T.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unya 的頭像
yaunya

STAMINA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