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吃完火腿蛋餅加起士,
還好趕上打了8:58分的卡,
我真的覺得不能再這樣挑戰極限下去。
起床發現好像因為昨天提太多東西,
導致背部肌肉拉傷隱隱作痛。
有跟沒有一樣的機車毛毛雨,
雨衣不穿不行,穿了又覺得沒多大效益。

剛坐在位子上,
業務大哥要我翻譯,
生管大姐要我作吊卡,
會計大姐拿扣繳憑單給我,
才感覺終於像是其中的一員,
感覺被信任。

一封怎麼翻怎麼不順的信,
還請怡廷用客觀的眼睛幫忙看。
把信交給業務大哥的時候,
誠實地承認這封信怎麼弄怎麼不順。
業務大哥笑說很難翻吧= =
心裡默默OS不會是因為難翻才丟給我吧!
公司又要參加商展,大哥又在忙樣布。

一邊做吊卡,菜鳥品管助理問我大訂書機的釘書針怎麼換,
發現我不是最菜的一個。
想起那時為了自己研究怎麼換訂書機花了一番腦筋。
在公司學到最多的是自己解決問題,
和發覺在自己身上似乎存在李吉仁之前講座時說的
台大學生的自尊(或驕傲)。
問題再多堅持想辦法自己解決,
就怕聽到一句:「台大的連這個都不會」
是怕污辱了這塊招牌和這兩個字嗎?
對學校沒有什麼特殊的熱愛,
是自尊或是驕傲,還是眼睛長在頭頂上,
我也不是很清楚。
但像瑋琍說的,我完全禁不起激。

之前在哥哥的公司,
因為學校學的是理論,實務半點不懂。
被哥哥無心的mur過:「怎麼台大的連這個都不會」
好強到好戰的我不服在心,卻也無言抵抗。
現在就只怕再聽一次這種話。

選課結果出來,猶豫不停。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