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了什麼,
最近看到彰化兄弟上線總特別會想敲他。

天氣冷了的緣故,
還是看到怡廷的電機學伴總是在天亮才能睡覺,
讓我想起在我周遭唯一有專題要忙的可憐傢伙。
今天躊躇一會兒,最後還是在怡廷的一句話下決定叮咚一下他的近況。
沒想到這小子還挺悠閒的,居然有空弄系學會的畢業光碟。
看了他在大學似乎玩得很過癮,也就安心了。

今天在大帽T裡加了件板中高一時的短袖校慶紀念T恤。
騎著車吹著風略感寒意的同時,
經過北門街買了我曾經的最愛「扣子」熱可可。
看著板中的學弟妹嘻嘻哈哈的成群結隊,
想起那時候我卻總好像在人群裡又顯得疏離。
或許我本就不懂的怎麼深交,又或許那時的執著已經勝過一切。


曾經

未來是很清楚的
沒有疑惑的


騎著車到夜市買了高中曾經很愛的牛肉炒飯,
老闆今天炒的還真是難吃。
看著夜市數家新開的店,取代了過去我怎麼也想不起來的小店面。

教課的時候熱的索性把帽Τ脫了,小楊老師還虧我教得血脈賁張。
其實只是因為這樣比較俐落。
和學生講起18歲之後,記憶就開始衰退;
我開始想起這幾天一直和怡廷、瑋琍說的:

年華老去
青春不再

說真的,我們也才二十出頭,說這種話未免欠揍;
但是在這種交錯邊緣,的確讓人懷念起當小孩的生活。


不過如此爾爾
時間的漩渦
再度迴旋


三個心願後居然選到找不到
連itunes都顯得有感情了。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