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公司因為一大疊的重新開發信忙了一整天。
雖然說被需要的感覺很好,但是開發信成功的可能性實在太低,
面對跟山一樣高的工作,實在很討厭。
面對自己一向是最困難的。
一邊吐大氣,一邊把工作做完。
相信自己在某種程度來說,是世界上最難的事情。
到底我該做什麼?
我能做什麼?
我能真的不在乎別人想什麼?

家庭的負擔在我的背後有很多無形的影子,
講的我好像有多了不起。
但家裡面的氣氛,的確影響我甚巨。

老媽的機車老闆,
說實在話就每一個business intention來說是對的。
但是在傳統公司待這麼久的員工,面對這種巨變當然反彈聲浪群起。
開始懷疑我能不能這樣下去。



當老媽用迂迴的語氣說當業務很重視外型
基本上就是「不夠正你就放棄吧」的意思
人生...
如果連業務缺都不要我的話,
那我到底還有哪裡可以去。


應該有兩百多個人問過我為甚麼不出國?
simple to say, impossible to let go.

世界就是如此,
很多時候看似微小的決定,
就是扭轉一切的開始。



What can I do?
連自我介紹的第一句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全站熱搜

yaun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